月度归档:2017年10月

电影《家族之苦》,大家庭真热闹

从小就过着三口之家的我从不知道大家庭的生活是怎样一种体验,也许会很热闹吧。对于一直想要个兄弟姐妹的我一直想如果将来要孩子至少要两个, 要么就一个都不要,一个人长大的孩子好像总是少了点什么,但是独生子跟非独生子长大以后也没有明显的区别,主要还是要看成长环境吧,但是对于童年的回忆独生子是一定不知道有兄弟姐妹是什么样子的。好像并没有听到非独生子说不喜欢自己的兄弟姐妹,可能顶多就是谈不上喜欢或不喜欢,但是没有讨厌的。

电影《玩家》三部曲,游戏重要吗?

游戏,也许是各类艺术的合集,当然,也有些人称电子游戏是第九艺术,最近玩过最好的一部游戏是《艾迪芬奇的记忆》,想要深刻理解游戏的含义,除了玩通关,还要多看看网上大神们的解释。电影中的TRPG(桌上角色扮演游戏)又是一种更原始的桌游,当感觉现实世界无聊的时候游戏或许能让你体验另外一种人生,这与读一本精彩的小说一样,或是看一部电影,或是看一部戏剧。

游戏,还是挺重要的呢。

电影《洋葱电影》,一本正经地胡说八道

有一本正经地播报新闻,就有一本正经地胡说八道,但有意思的是也许胡说八道的才是真话。公交、地铁上充满着文明道德的宣传短片,但是有人看吗?看了有人信吗?那些演员拍摄的时候是啥感想呢?多说点人话,少写点标语,大家都会舒服点。赵国、西朝鲜、天朝、你国,为什么会有这些称呼?大家都不是小孩子了。

连续剧《白夜追凶》,这么高分啊

看大家都在夸演技,演技我觉得挺好的吧,最后一集周巡的告白我认为是顶峰,一半哥哥一半弟弟也挺厉害。不过说剧情的话我觉得还差点意思,一是情节不够紧凑,希望往3分钟一个小悬疑,5分钟一个大悬疑,10分钟后这个悬疑就被化解的方向拍。二是有些零零碎碎的点都没说圆,感觉整个故事少了些张力。

希望第二季越来越好。

电影《神偷奶爸3》,人变好后还会再变坏吗

主角格鲁之前是个无恶不作的大坏蛋,当他洗心革面后发现自己还有个十分想当坏蛋却又天真烂漫的双胞胎弟弟,经历过种种事情后最终格鲁还是选择做一名好人,那么我的问题就来了,当一个人改邪归正后还会不会再次变坏?我思考了一会儿这个问题,认为答案是环境。我们都知道环境会影响人,但往往低估了环境对人的影响,我甚至认为环境会完全重塑一个人,直接碾压基因对人的影响。

纪录片《乐士浮生录》,音乐的真谛

记得4,5年前去酒吧看一群法国老头演出,最大的感受就是他们真的好欢乐,好享受,对他们来说音乐已经不只是弹或吹出来的某个音符,而是血液中流淌的能给他们带来欢乐的某种东西。这就是我最喜欢的玩音乐的状态,不为炫技,不为泡妞,只是因为快乐。这帮古巴老头也一样,雪茄在他们口中才更美味,音乐在他们手中才更动听。

电影《追捕野蛮人》,黑帮生活

不是我们选择了黑帮生活,是黑帮生活选择了我们。

我一直向往着某种程度的丛林生活,所谓某种程度,是既能体验采摘与打猎的艰苦与乐趣, 又不断掉通过互联网了解“文明”生活的那条线。我喜欢住在一个自然环境好的地方,没有太多的人,大家相互认识,有困难互相帮助,偶尔一起开个村大会,平常各过各的生活,学校距离不超过10公里,有班车,学校有着像芬兰那样的教育。

电影《大都会》,集体的力量是零

当劳动人民被一个机器人舞动的要暴力造反时,我就想起了那本很多人都看过的书《乌合之众》,今年除了人工智能,另一个非常火的概念就是数字货币,其实比起数字货币,我们更应该重视的是其背后的区块链技术,通过区块链技术我们可以打造一个完全去中心化的社会,但是我又不相信人类社会可以完全的去中心化,而集权也是一定不行的,那么我推断未来的发展应该是在一小部分精英领导下的去中心化社会,这里所谓的精英可能包含某些只是包装成精英的人。

美剧《消消气》第一季,男人也是有周期的

男人也是有周期的,对我来说,2个月左右一次吧,每次两天左右,做什么事都打不起精神,感觉世界充满了无意义。祸不单行也许从某种科学角度上讲也是能说得通的,比如拉里·大卫在剧里哈貌似没做成过一件事,不仅如此,还貌似每个镜头都能让尴尬症发作,多看看这个剧,以后再遇到尴尬的事情就能逢凶化吉了,但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