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度归档:2012年08月

不爱家乡

我是个不爱家乡的人,无论是我出生的城市还是我成长的城市或者是我的祖国,我都不爱。
我也不知道为什么会这样,就像我非常希望自己有个信仰,无论是释迦摩尼还是耶稣,但是我没有。我无法像他们那样爱着自己的家乡,假装也不行。我喜欢在路上的感觉,那时我的心是平静的,家乡只会给我带来浮躁。或许我原本就不该生在这片土地,或许我该去亡我之心不死西方帝国主义?如果可以的话。
我并不是个悲观消极的人,但是提起家乡我总是在想它们不好的地方。我出生的小城市泰安,环境还不错,但是我不喜欢商店早早的就关了门。我居住的济南,24小时便利店多了,酒吧多了,却只能看到灰色的天空。而且每当有人跟我说起老舍的《济南的冬天》,我总是说你们被骗了,至少是现在的济南变了。我上过学的北京,只能用乱七八糟来形容。说到中国,我爱中国,但是fuck CCP。或许我真该出去看看,北美欧洲东南亚南美澳洲非洲,去看看这个世界究竟是个什么样子,究竟有多少阴暗面,又有多少光明面,我希望它就像吃面一样那么简单。

带走一杯水

支教时间:2012.4.6-2012.7.21

有一次和孩子们去挖虫草,我无意间问了一句:“咱们什么时候回家?”不知从什么时候起我已经把这里当成了自己的家。

这里很好吗?这里是海拔4000多米的山区,不要说交通不便,就连打电话也要有人骑摩托车带你到下面有信号的地方,如果不想麻烦别人也可以爬2,3个小时的山到更高的山顶去。这里吃的除了糌粑,白菜和土豆基本就没有别的了,肉倒是有,只不过时并不新鲜的大块肥猪肉,水果?还是不要想了吧。孩子们的零食只有5毛钱一包不知道从哪个肮脏的工厂里生产出来的小吃。这里没法洗澡,当然如果你不怕冰冷的河水也可以把它当成一个天然的露天澡堂。这里没有固定的汉语老师和课本,孩子们学习汉语只能靠来支教的人们。

这里不好吗?每天早上伴着孩子们的读书声起床,洗脸刷牙,吃一点刚磨好的糌粑,在这城市难以企及的蓝天和童话世界般的云彩下,新的一天开始了。呼吸着城里人梦寐以求的新鲜空气,喝着城里人一辈子也喝不到的天然高原矿泉水。即使是炎热的夏季,在这里仍可以穿一身秋冬装。成群结队的牦牛,野马和山羊在碧绿的草原上散步,吃草。上课教这些可爱的孩子们读书写字,给他们讲讲外面的世界,下课就和他们打打闹闹,亦或和大喇嘛们聊聊天,听他们讲讲佛教的故事。每次吃饭他们都让我吃的饱饱的,因为他们说吃饱了不想家。晚上可以一个人安静的看看书,或者在漫天的星空下想点事情,幸运的话还可以看到流星。每次去学生家里玩,朴实的村民总会拿出最好的东西来招待你,在这里可以体验到最纯正的藏族生活。

来这里待一段时间吧,我不能保证来了就会飞黄腾达或者大彻大悟的明白了什么人生道理。但这里的孩子,这里的牛羊,这里的空气和水,这里的蓝天白云一定会带给你一段终生难忘的经历。

爱台湾

写这篇文章的时候我从台湾回来已经半年多了,但是一提到台湾,杰克大哥,杉杉姐,月如姐,张大哥,阿尧,我最先想到的就是你们,没有你们我的台湾行不会如此完美。

阿尧:来台湾第一个认识的就是你,你带我第一次领略到了台北文化,也多亏你帮我保管东西让我不用背着满大包的行李在台湾跑。

张大哥:人老没有关系,只要心不老就行了。这句话在你和阿嬷身上得到了完美的体现。最佩服你每天早上坚持游泳,也好想念你们家的水果营养早餐。

月如姐:好想再去你们家的豪宅里睡一晚,当然也很想念可爱的弟弟妹妹。下次有机会和你们一家人一块出去玩。

杉杉姐:牛牛还好吗?阿弟有女朋友了吗?最喜欢跟你们姐弟俩喝茶聊天。下次我们专门去旅行团到不了的地方玩。

杰克大哥:最要感谢的就是你,还有你的悍马。你们带我环岛,台湾的大好风光都是你们带我欣赏到的。哦对了,还有美味的凤梨酥,下次我还要带一大箱回去。

台湾没有我想象中的那么繁华,但是却多了一份人情味。从车程的义工大妈到台中的公交车司机,到台北偶遇的一对情侣分别时的那句“拜拜,同胞。”这一切的一切都让我期盼着再次踏上这片土地。

朋友们,期待我们下一次的相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