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度归档:2012年03月

来韩三年所感

来韩三年,临走时是不是该写点什么?于是我背着小书包一反常态的没有装文艺范去咖啡厅,而是来到麦当劳,先吃个汉堡,再喝杯可乐,再上网扯扯蛋,然后开始写这篇文章。

刚来的时候常常有人问我到韩国以后有什么和原来想象中不一样的地方?我最不喜欢这种问题,因为我总是不知道该怎么回答。我去一个地方,不会先YY那里会怎样怎样,就像开始是一张白纸,到了以后纸上自然就有字了。不过拜网络所赐,我是很早前就听说他们说孔子是韩国人,孙悟空也是韩国人,不知道我去了以后会不会也被他们说是韩国人,还好这些言论只是个别人拿来谈笑罢了。不过我确实有好几次被当成日本人,就连中国同学有次见我了都说我怎么留了个日本发型?我是怎么照镜子也看不出来我身上有日本味。

来这认识的第一个中国人是孙学长,孙学长很低调,很NB,标准的外冷内热。他一开始就告诫我,出国才发现骗中国人的还是中国人。这句话没错,但是万一出了事,真帮忙的也还是中国人。这也是我觉得在国外生活最大的一个障碍:能不能真正的融入当地生活。在韩三年,我感觉自己一直是个局外人,大概是因为我并不喜欢韩国,或者准确点说并不喜欢韩国人。我也有几个韩国朋友,也收到过他们很多帮助,有些韩国老师对我也很好。有一次一老师在课上说如果可以选择和Rain交朋友或者和我交朋友,她更喜欢和我交朋友,我当时就脸红了啊。我不喜欢韩国人可能更多的是从整个民族的一些特点考虑吧,比如整容,我觉得喜欢整容的民族是个虚伪的民族,比如把钱看得很重,我觉得这样的民族是个势力的民族。有一次出去买饭,店里大叔知道我是中国人后突然用一种鄙视的态度(也可能是我理解错了)问我是不是详明大学的。详明大学是家附近的一所一般大学。我说不是,我是延世大学的。延世大学是韩国排名第二的高校,而且上延世的学生很多家里都很有钱。大叔态度立马变了,由鄙视变得恭维,还不忘赞叹的说延世是多么多么好的学校,有很多韩国学生想上延世都上不了。我当时就想骂他啊,这也太势力了吧,不过介于“永远不要得罪给你饭吃的人。”是我人生信条之一,我就忍着没再理他。

有时候韩国人说英语真心听不懂,也不知道他们是出于对你的尊重还是想显摆自己的英语。有一次和一新加坡同学去买自行车,到了店里和老板攀谈起来,中文他是不会说了,他就开始说英语,从店里出来后我问同学他英语怎么样?同学说全是语法错误。也有比较有意思的时候,刚在语学堂读一级时有天老师说今晚在国立剧院有音乐会,会演奏各个国家的乐器,想去听的同学可以去。因为有很多社会上的活动或演出会给语学堂的这些外国学生留出免费名额,我们以为这次也不例外,我和一同学就过去了。因为地方不熟悉,向警察叔叔问路,警察叔叔倒是很热心的一边用韩语一边用英语跟我们说该怎么走。我们到了后告诉检票员我们是延世语学堂的学生。检票员跟里面的工作人员商量下就让我们进去了。第二天老师问我们去听音乐会怎么买的票,我们很诧异的说,没有买票啊。老师说她是和那边的工作人员认识才能免费进去的,我说我们不认识一样免费进去了。后来才知道那一张票要大概二,三百人民币。

韩国是发达国家,虽然很多韩国人对此表示怀疑,但是他们的素质倒是跟的上经济发展。比如去学校食堂吃饭才发现他们是用手机,钱包或者只是一张银行卡占座的。坐火车(也可能是某些列车)才发现他们进站不用检票,车上也没人查票,出站还是不用检票。上地铁才发现他们即使站着也不会去坐老人座。有一次我在一条比较狭窄的路上走着,感觉后面有亮光,回头一看才发现一辆卡车在我后面不闪灯不鸣笛的默默跟着走了半条路了,我往旁边一让,卡车才缓缓开过去。我对韩国政治不了解,不过言论应该是比较自由的,游行示威时常会有但不会乱来。我们学校一进大门有一条笔直的路叫白杨路,在我们老师还是大学生的时候这里也举行过大规模的学生罢课游行示威,只不过韩国是用催泪弹镇压,而不是坦克。

要问我来韩国学到了什么我会说学到很多东西但我具体说不出来,或许这种东西会潜移默化的改变着你。就像我们不会因为读完一本书就变成另外一个人,但是当我们读完一百本书后,不知不觉你已经发生了变化。

写完了,雨停了,该回家了。

锅贴是条狗

一直想养条狗,但是每次老妈都说,你连自己都养不了还养狗?老妈是名医生,对狂犬病什么的比较敏感。后来实在忍不住了便先斩后奏,从小动物保护中心领养了一只叫锅贴的流浪狗,现在,老妈可能比我还爱锅贴。小动物保护中心有上百只狗,都是用食物命名的,比如面条,香肠,馒头。。。。。。但是我为什么选中锅贴了呢?大概是因为她冲我叫的最凶,后来才知道,因为她胆子特小,见陌生人就害怕才叫的凶。那时候她八,九个月大,一开始是小动物保护中心的主任晚上十二点多把她从街上捡回来的,后来她的上一个主人从这领养她后因为个人原因又送了回来。

锅贴是只既聪明又忠诚的狗。每次回家第一个来迎接我的肯定是锅贴,当然锅贴心里也把每个人的排名分的很清楚,如果爸爸,妈妈和我一块进家门,无论谁走在前面,锅贴一定先扑向她心中的第一主人,然后扑第二主人,然后第三。我们出门如果不带着锅贴一定要跟锅贴说一声,要不然锅贴会在家里像狼一样的叫。有一次锅贴因为偷吃了饭桌上的菜被老妈训斥,锅贴知道做了错事似的自己蹲在门口听老妈发落。从那以后,锅贴只要一干了什么坏事还没等老妈发现自己就跑门口老实蹲着了。锅贴好奇心强,虽然胆子小,但如果遇到什么新鲜事总喜欢上前一探究竟,稍微有风吹草动拔腿就往回跑。或许因为是母狗,锅贴很会用镜子,客厅有一面镜子,通过镜子可以看到书房,锅贴经常在书房里趴着,通过镜子观察客厅里的一举一动。冬天锅贴喜欢跳到窗台上晒太阳,但是到窗台必须要先跳到椅子上,再跳到桌子上,再到窗台,见过我房间的都知道我那桌子上乱七八糟的什么都有几乎无落脚之地,但是锅贴跳上去晒完太阳再跳下来不会留下一点走过的痕迹,动作像猫一样轻便灵巧。说到猫,锅贴最大的爱好就是追猫,仅仅是喜欢追,并不会伤害到猫。但是锅贴毕竟胆小,如果碰上有经验的江湖猫,被吓跑的是锅贴。锅贴是个和平使者,见了别的狗就摇着尾巴要过去玩,从来不打架,如果我和爸爸假装打架,锅贴看到了会立马扑过来要么拽裤子要么含住手要么把我们的胳膊按下去,用各种方式既不伤害到我们又能把我们拉开。

锅贴来我家一年多了,她给我们带来了欢笑,我们要给她一辈子的幸福。

一场计划之外的无计划旅行

去丽江纯粹是一个意外,2011年1月寒假的时候,我本来打算去中国最北边体验冰天雪地的世界,无奈没有合适的同行者,正好在网上看到去丽江的捡人帖就去了丽江。我们在昆明集合,坐当晚的火车到丽江,去丽江之前我没有查资料,也没有做计划,这是我第一次和一群不认识的人出去玩,人生若只如初见,或许就是这陌生感让我们彼此增加了一份信任。

班长,斐姐,同学,杨悦还有我。一路上基本都是班长在带路,虽然决定权往往在斐姐手里,同学一直在给我们拍照,杨悦是个精通成都小吃的标准四川妹子。起初我们说要把花费什么的都记录下来,回去好写一份超级详细的攻略给网友看。一开始还记得蛮详细,吃了什么,花多少钱,但是到后来直接就用午餐晚餐代替,都不记得吃的什么了。有一次在路边买小吃碰到一位大爷,祖籍是河南,迁到这里4,5辈了,他说丽江人原来都不是做生意的,所以没什么坏心眼,大理人原来都是做生意的,好骗人。我没去过大理,不敢妄加评论,但是在客栈碰巧遇到两个河南人,他们刚从大理过来,说他们在大理开了家客栈,结果那边的装修队拿了钱没给装修就跑了,耽误他们很多事情。在丽江无论是招老板娘的老板还是因为天气不好不租给我们自行车的大叔都很可爱,很多人选择留在丽江仅仅是因为喜欢这里的一份惬意。我们在束河住过一家非常有情调的客栈,老板是深圳人,客栈里的一草一木都是他自己设计的,老板说,来丽江前要断掉很多东西,最先要断的就是断老婆,但他不是因为来才断,是因为断才来的。如果用一句话来描述我们在丽江一周的生活,“白天逛古城晚上泡酒吧”再适合不过了,有一天上午我们照例在古城里悠闲的散步,听到有歌声,我们走过去看到一家饮品店门口有几个人在烤火,其中一个招呼我们坐下一起烤烤火,聊聊天。原来弹吉他唱歌的那个就是这家饮品店的老板,而在坐的都是其他各家店的老板,一月是丽江的淡季,没有太多客人,无论是老板还是客人都能在太阳下懒洋洋的享受一杯咖啡或一杯茶,这种其乐融融的感觉真好。丽江有一家饭馆叫唠叨坊,那里的老板娘很会唠叨,一般去了客人会先上一份鸡,然后看人数给你做菜,她做什么你就得吃什么,不能有怨言,要不然就得听唠叨。推荐这家饭馆的是我们在丽江住的一家客栈的小妹,小妹是怒江白族人,她和她哥哥都在这里工作。她哥哥在外面拉客人,她就天天坐在院子里,客人来了就给客人泡壶茶,聊聊天,客人走了就一个人看看书,发发呆。无论在丽江还是香格里拉,我们基本上就是想到哪就去哪,没想法了就随便乱逛,大概就是从那个时候起我喜欢上了这种漫无目的的旅行。腊排骨火锅,黑山羊火锅,土鸡火锅,野生菌火锅,牦牛肉火锅,各种没见过的小吃,还有一种叫香橼的水果,也多亏了漫无目的我们才吃到这么多新奇的好吃的东西。

从丽江回来后我常常想起这次旅行,想起我们五个人的欢笑。今年去北京的时候又见到了班长和斐姐,斐姐的咖啡厅蒸蒸日上,班长因工作又要去印度了,斐姐让我好好学习快点毕业,然后开始我们的牛粪(印度)之旅,好期待呢。

重生日

今天一不小心把原来博客的数据库删除了,好不容易用备份恢复后却全是乱码,后来勉强解决了乱码问题我突然就顿悟了,把原来博客的所有资料都删除重新搭建了这个博客,所以叫“重生日”。为什么把原来的资料都删除呢?也许是我一时冲动,可是我想了足足有十分钟呢。再过几天我就要开始一段新的生活了,这是个转折点,我想要一个新的开始。这是我自己选择的路,我会认真走下去。无论生与死,梦想不会停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