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玉米怎么吃?

昨天在去超市路上看到既可怜又搞笑的一幕:路边有个乞丐在吃着不知道从哪里捡回来的东西,刚从超市出来的大妈看乞丐可怜,想拿点刚买的吃的给他,乞丐默默地看看了大妈手中的食物,摇摇头。为什么呢?我要是乞丐估计也会摇头,大妈给的可是生玉米啊,让我这个四海为家的人上哪煮去。乞丐是可怜,大妈是热心肠,只是这食物有点尴尬了,要是大妈给个煎饼,还加了根肠,乞丐估计张口就是一半。

我是很少给乞丐钱的,碰到街头卖艺的倒是可能会掏点钱,因为我觉得在街头卖艺不管怎么说是凭自己本事吃饭,付出了劳动就应该得到回报,而乞丐就是伸手要钱,什么也不做。这一幕冷漠的大城市已经很感人了。

说到大城市的冷漠,几天前我突然有个自认为很有意思的想法,不负责任,就是说到大城市的缺点,可能会有冷漠这一项,但是这对于LGBT群体是不是个优点的呢?这个群体的人在越小的地方就越不容易生存,太多来自家庭或者周边社会的压力,而在大城市不仅对这个群体有着足够的包容,还有Gay吧之类专门为他们准备的地方,但这个包容是不是冷漠带来的呢?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