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韩三年所感

来韩三年,临走时是不是该写点什么?于是我背着小书包一反常态的没有装文艺范去咖啡厅,而是来到麦当劳,先吃个汉堡,再喝杯可乐,再上网扯扯蛋,然后开始写这篇文章。

刚来的时候常常有人问我到韩国以后有什么和原来想象中不一样的地方?我最不喜欢这种问题,因为我总是不知道该怎么回答。我去一个地方,不会先YY那里会怎样怎样,就像开始是一张白纸,到了以后纸上自然就有字了。不过拜网络所赐,我是很早前就听说他们说孔子是韩国人,孙悟空也是韩国人,不知道我去了以后会不会也被他们说是韩国人,还好这些言论只是个别人拿来谈笑罢了。不过我确实有好几次被当成日本人,就连中国同学有次见我了都说我怎么留了个日本发型?我是怎么照镜子也看不出来我身上有日本味。

来这认识的第一个中国人是孙学长,孙学长很低调,很NB,标准的外冷内热。他一开始就告诫我,出国才发现骗中国人的还是中国人。这句话没错,但是万一出了事,真帮忙的也还是中国人。这也是我觉得在国外生活最大的一个障碍:能不能真正的融入当地生活。在韩三年,我感觉自己一直是个局外人,大概是因为我并不喜欢韩国,或者准确点说并不喜欢韩国人。我也有几个韩国朋友,也收到过他们很多帮助,有些韩国老师对我也很好。有一次一老师在课上说如果可以选择和Rain交朋友或者和我交朋友,她更喜欢和我交朋友,我当时就脸红了啊。我不喜欢韩国人可能更多的是从整个民族的一些特点考虑吧,比如整容,我觉得喜欢整容的民族是个虚伪的民族,比如把钱看得很重,我觉得这样的民族是个势力的民族。有一次出去买饭,店里大叔知道我是中国人后突然用一种鄙视的态度(也可能是我理解错了)问我是不是详明大学的。详明大学是家附近的一所一般大学。我说不是,我是延世大学的。延世大学是韩国排名第二的高校,而且上延世的学生很多家里都很有钱。大叔态度立马变了,由鄙视变得恭维,还不忘赞叹的说延世是多么多么好的学校,有很多韩国学生想上延世都上不了。我当时就想骂他啊,这也太势力了吧,不过介于“永远不要得罪给你饭吃的人。”是我人生信条之一,我就忍着没再理他。

有时候韩国人说英语真心听不懂,也不知道他们是出于对你的尊重还是想显摆自己的英语。有一次和一新加坡同学去买自行车,到了店里和老板攀谈起来,中文他是不会说了,他就开始说英语,从店里出来后我问同学他英语怎么样?同学说全是语法错误。也有比较有意思的时候,刚在语学堂读一级时有天老师说今晚在国立剧院有音乐会,会演奏各个国家的乐器,想去听的同学可以去。因为有很多社会上的活动或演出会给语学堂的这些外国学生留出免费名额,我们以为这次也不例外,我和一同学就过去了。因为地方不熟悉,向警察叔叔问路,警察叔叔倒是很热心的一边用韩语一边用英语跟我们说该怎么走。我们到了后告诉检票员我们是延世语学堂的学生。检票员跟里面的工作人员商量下就让我们进去了。第二天老师问我们去听音乐会怎么买的票,我们很诧异的说,没有买票啊。老师说她是和那边的工作人员认识才能免费进去的,我说我们不认识一样免费进去了。后来才知道那一张票要大概二,三百人民币。

韩国是发达国家,虽然很多韩国人对此表示怀疑,但是他们的素质倒是跟的上经济发展。比如去学校食堂吃饭才发现他们是用手机,钱包或者只是一张银行卡占座的。坐火车(也可能是某些列车)才发现他们进站不用检票,车上也没人查票,出站还是不用检票。上地铁才发现他们即使站着也不会去坐老人座。有一次我在一条比较狭窄的路上走着,感觉后面有亮光,回头一看才发现一辆卡车在我后面不闪灯不鸣笛的默默跟着走了半条路了,我往旁边一让,卡车才缓缓开过去。我对韩国政治不了解,不过言论应该是比较自由的,游行示威时常会有但不会乱来。我们学校一进大门有一条笔直的路叫白杨路,在我们老师还是大学生的时候这里也举行过大规模的学生罢课游行示威,只不过韩国是用催泪弹镇压,而不是坦克。

要问我来韩国学到了什么我会说学到很多东西但我具体说不出来,或许这种东西会潜移默化的改变着你。就像我们不会因为读完一本书就变成另外一个人,但是当我们读完一百本书后,不知不觉你已经发生了变化。

写完了,雨停了,该回家了。

2 thoughts on “来韩三年所感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