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雪茄漫谈3】抽雪茄最贵的并不是价格与尝百草之拉弗洛尔·德卡诺特选

心情不错,看了个伍迪艾伦老爷子的片《业余小偷》,很有意思,我会单独再写篇观后感,今天主要想谈谈抽雪茄的时间。190713625879637935

一部好电影,再加点零食饮料就更完美了,所以我从冰箱拿了瓶可乐,又点上一支拉弗洛尔·德卡诺特选,这个当时年少无知贪便宜买的雪茄到现在在我家存了一年半,虽然没给他很好的贮存环境,但看看茄衣表面竟然有些油光了,点上。646421547409319149

这款当初是25支一整盒买来的,大多被我送朋友挥霍了,只剩最后两支,自己没有也不懂如何品尝雪茄,这还是第一次认真尝尝它是什么味道,一般品茄就是三段论:前段,中段,尾段。

202536780898523947

这个品牌据说是古巴雪茄中草味的代表,前段有着很明显的木味,应该占了70%,还有20%的咖啡味,剩下10%不知道是什么味,草味?几种味道混合在一起而又有着隐约的分层,很香。中段时就遇到讨厌的事情了:被朋友打断没控制好节奏导致雪茄熄灭了!抽雪茄是需要把控好节奏的,尤其对于我这种菜鸟,吸太快不仅不能好好品尝雪茄的味道还容易晕茄,吸太慢雪茄就会自己灭掉。再次点燃,有了点烧干叶子的味道,不过木香依然不错,仍有淡淡的咖啡香,到后段就彻底不行了,烟量突然变大,干叶子味道也突然变浓,可能是再次点燃的原因,但更可能是雪茄本身的品质问题,听说水货后段容易出问题,我觉得应该是没养够,放下。

592624146166281666

这次经验让我意识到抽雪茄时要空出足够的空闲时间是多么重要,花几十块或者几百块买来一支雪茄,按照少抽点,抽好点的原则,其实并不贵,但是抽雪茄所需的1-2个小时悠闲时间,这个时间才是最贵的。这也是我喜欢雪茄的另一个原因,我讨厌碎片化,要想让雪茄给你一个好的回报,就要空出1-2小时完整的时间来善待它。

【雪茄漫谈2】我是如何喜欢上雪茄的?

我是个不抽烟的人,甚至对烟比较排斥,如果旁边有人抽烟本能的反应就是憋住气,远离他,自从北京禁烟令发布后,我都数不清自己举报过多少家店铺了,那么我是怎么喜欢上雪茄的呢?

第一次接触雪茄应该是老爸从美国带来的那一批,老爸也不吸烟,就是听同行的人说那的雪茄好带点回来送人,有不少都是被我送给抽烟的朋友了,那时候对雪茄的印象可能跟大部分人一样:就是个大号的香烟?也许是念念不忘,必有回响,不记得是哪天就在网上搜了搜雪茄这个东西,发现雪茄跟香烟好像并不是一回事,在确定抽雪茄并不需要会抽烟后,我决定试一试。

跟大部分菜鸟一样在香港的水货网站下了第一单,那时候什么都不懂,只是挑了个正在打折的便宜货,收到后就直接来了一根,传说中的咖啡、奶油、豆香什么的啥也没尝出来,再后来就趁每次聚会的时候拿几根与感兴趣的朋友分享,说白了就是瞎抽。

眼看着一盒雪茄渐渐变少,我心里就想,难道无数人为之痴迷的雪茄就这样?不应该吧。于是就用了几天时间好好逛论坛,看视频,看大家的围绕某些观点的讨论与撕逼。对古巴雪茄、非古巴雪茄、长度环径、品吸方式、温湿控制、陈年、港水、欧水、PCC、LCDH……这些词开始有了概念,知道了自己的这盒茄口碑本来就一般,也没给他提供一个好的贮存条件,出不来好味道是正常的,同时也知道了一位自己心目中的雪茄大神 Dr. Joe,可惜的是一周前得知他因为身体原因要永远退出雪茄界了,看到这个消息时的感觉特别像听说乔布斯去世时的失落,虽然 Dr. Joe 还活着,我也收藏了他的所有视频,以后还会看很多遍。

对雪茄感兴趣的理由有千千万,但真正让我对雪茄着迷的原因是:陈年,这是个特别复杂的过程,要细说起来可以写一篇小论文了。简单的说雪茄一生会经历四个阶段:厌恶期(从出厂日期开始算的30天-1年)、第一成熟期(3年-15年)、第二成熟期(15年-25年)、第三成熟期(20年-长期),在任一成熟期品尝雪茄都是不错的,但如果想让一支雪茄达到顶级味道至少需要20年的时间,就是这20年把我迷住了,我一直着迷于能够长期贮存并且会发生变化的东西。

当然,20年后我都快50岁了,不可能把所有的雪茄都存起来干等20年,但是可以今年买一点,明年买一点,后年买一点,再后年你就可以拿出第一年的雪茄品尝,这样就能形成一个循环,一直抽陈年的雪茄,同时可以拿出一部分放个20年看看有什么结果。

对于雪茄可说的事情还有很多,以后慢慢写,写这些东西一是给自己理理头绪,其实我写的所有东西都是给自己看的,二是希望能找到同样对此感兴趣的朋友,一起玩才有意思。

生玉米怎么吃?

昨天在去超市路上看到既可怜又搞笑的一幕:路边有个乞丐在吃着不知道从哪里捡回来的东西,刚从超市出来的大妈看乞丐可怜,想拿点刚买的吃的给他,乞丐默默地看看了大妈手中的食物,摇摇头。为什么呢?我要是乞丐估计也会摇头,大妈给的可是生玉米啊,让我这个四海为家的人上哪煮去。乞丐是可怜,大妈是热心肠,只是这食物有点尴尬了,要是大妈给个煎饼,还加了根肠,乞丐估计张口就是一半。

我是很少给乞丐钱的,碰到街头卖艺的倒是可能会掏点钱,因为我觉得在街头卖艺不管怎么说是凭自己本事吃饭,付出了劳动就应该得到回报,而乞丐就是伸手要钱,什么也不做。这一幕冷漠的大城市已经很感人了。

说到大城市的冷漠,几天前我突然有个自认为很有意思的想法,不负责任,就是说到大城市的缺点,可能会有冷漠这一项,但是这对于LGBT群体是不是个优点的呢?这个群体的人在越小的地方就越不容易生存,太多来自家庭或者周边社会的压力,而在大城市不仅对这个群体有着足够的包容,还有Gay吧之类专门为他们准备的地方,但这个包容是不是冷漠带来的呢?

【雪茄漫谈1】胡安洛佩斯 特选2号

逗逗出去玩了一天都没有回来,放心不下去天台等逗逗,顺便灰了一根。

595290104978210302

一周前收到这批货时特别干,肯定没好味,但还是没忍住当时就灰了一根,确实不好抽,要调整至少三个月,一年会好一些。

理论上让一支雪茄达到味道的第一阶段(共四段)需要在合适的环境下贮存三年,这批是14年制作的,也就是到17年会有一个比较好的味道,才存了一周我又没忍住拿出来一根,这次感觉它就像个矮矮胖胖憨厚的大叔一样,很温和,仅仅一周味道就有比较大的改善,至少香味开始出来而不是干叶子味,也说明卖家之前的贮存条件确实不好。

742127943499368658

这批是港水的货,说到这又少不了很多人的行水之争,我个人的观念是没有行水之分,只有真假之分,行货比水货贵,是贵在了贮存条件上,行货店内整个环境的恒温恒湿注定是一笔不小的开支,而水货谁知道他会怎么存放,所以行货买了可以直接灰,水货则需要更长时间的调整,在合适的环境贮存足够的时间后,我相信港水的差别并不大,但应该还是会有些差别的,在不好的贮存环境下有些东西会流失掉,失去的就不会再回来了。

448206745409551674
逗逗终于回来了。

做好一件事 《别喝生水》观后感

今天看了伍迪艾伦的《别喝生水》,看的时候发现那个女儿好像谢耳朵的女友艾米,查了一下发现真是。对电影就就不过多评价了,我早已喜欢上了老头子叨逼叨的风格,只是今天看完电影突然觉得这是一个完整的故事,有开头有经过有结尾,很完整,我们多久没完整的做好一件事了?

碎片化时代也许从有了智能手机起就开始了,我经常出现这种情况:本来想打开手机查个资料,查到一半手一滑就打开朋友圈了,看到朋友圈有人推荐好玩的文章再点进去看看,看到文章又推荐了好玩的东西再去查查,本来查个资料10分钟,这一下半个小时就过去了,外界干扰太多,甚至都不能纯粹的干净的完完整整的做好一件事,无数宝贵时光就在这种缝隙中溜走。

碎片化并不是个贬义词,如果我们能从碎片化中得到我们想要的东西也挺好,有些人也确实做到了,比如我知道一位爱读书的朋友,每天拿一kindle,等车看,坐车看,甚至红绿灯也看两眼,这极大的提高了他的阅读效率,这种做法是把碎片时间用在了一个整体的事情上。在网上还看到一位朋友看《2666》,因为书很厚,他也是利用各种机会来看,上厕所、等飞机、走路等等,每次看还会拍张照片发到网上,这也是利用碎片做整体事情的例子,这种做法我是很提倡的,但是需要不小的自制力,千万不要手贱点开你的手机。

我知道自己自制力不好,但是一直在改进,经常做事的时候把手机放到手够不到的地方,只有电话来了才会去接,每天也少不了看一些最新的资讯,但不要总是刷,早上起床看一次,中午吃饭看一次,晚上睡觉前看一次就足够了。有些东西甚至可以一周看一次,比如我每周日会准时阅读黄集伟的《一周语文》,这一周的各种热门段子全齐了,《锵锵三人行》的一周精华也是个好方法,不过锵锵我习惯每天看。

如果有一件事情你认为一个小时才能完成,比如抽雪茄,哈哈,那就空出一个小的时间集中精力去完成它,减少毫无意义的碎片化。

穷人心态

上周去了天漠音乐节,在一个小小的沙漠里搭建了几个舞台,主舞台还是相当酷炫的,不过今天并不打算评论音乐节,想说一下我们的心态问题。

现在大部分音乐节的票不贵,但也不便宜,所以我们买票的时候心里总会想:能不能值回票价?为了能“赚”回来,我们就会翻着小册子不错过任何一个大牌。我把这个心态归结为:穷人心态。当然,决定去不去音乐人阵容是很重要的,只是我听说,只是听说在国外的一些大型音乐节上,比如西南偏南,在6天的音乐节中总有人只是抱把吉他自己玩,可能全程都不会去舞台附近,外国音乐节票价可就贵了,怎么也得好几千吧,但他确实把这当成了一个节日,每年到这个时候就来这呆几天,弹弹琴喝喝酒。

其实我有时候去音乐节也会这样,不怎么在乎舞台上演出的是谁,累了就找地儿休息会,饿了就去吃点东西,想看演出了就去舞台逛逛,自己开心就好。不过,只有拿赠票的时候才这样,微笑。

以后写东西还得一口气写完,这篇断断续续写了三天,思路全乱了。

这也许是九月最悲伤的消息和最怪异的聚会

九月底,荔枝就要离开北京回山东老家种地去了,所以决定走之前在这个心爱的小院儿办最后一场烧烤趴,有主题,有门槛。

主题:中秋肚兜烧烤趴

时间:2016年9月15日 星期四 17:00-尽兴

地点:世界尽头俱乐部

费用:100元/人,包含肚兜一件,无限量的肉,无限量的酒,无限量的高希霸迷你雪茄。

重点:

1. 聚会全程所有人,无论男女老少必须穿肚兜,可单穿,可搭配其他其他衣物,总之就是不穿肚兜不给肉吃。

2. 我们会准备好所有的食材,想吃什么大家自己动手,是的,想吃肉自己烤。

3. 参与者也许会收到来自荔枝的小礼物,所以,买门票是稳赚不赔的。

报名请关注微信公号:世界尽头俱乐部

小爱好

人啊,不论再忙,或者再穷,总要有点爱好,一点小爱好能让你暂时远离这个支离破碎的世界,体会属于自己的那点小确幸。

我第一个爱好应该就是踢足球了,小学住的那个楼叫鸳鸯楼,整个楼的十几个小孩每天晚上都会在楼下踢球,也没有好的场地,就在马路上踢,记得之前有人在网上问“看那些巴西小孩从小就在大街上踢球,我们怎么没有呢?”其实我们小时候都是在大街上踢的,那时候车少,半天过去一辆车,我们让让就是了,现在可不行,停车都快没地方停了,还咋踢球?那时候喜欢踢球的另一个原因应该就是电视里播出的《足球小将》了吧。

上了初中,电视里开始播《灌篮高手》,自然而然地我们就开始打篮球,我们住的是大学的家属院,每晚我们就去大学里的篮球场打球。也许是一直晚上打球的原因,练就了不错的手感,拿球就能投,被朋友们“尊称”神投手。

到了高中就基本不允许有爱好了,因为是住校,全部军事化管理,根本没有自己的时间,但是我还是利用午休的时间看了不少书,学校规定午休时间全体学生是必须睡觉的,还会有老师在各个宿舍巡逻,但是我又没有午休的习惯,就用各种方式偷偷地看书,当然也被抓过。

大学时光应该是美剧的天堂,小时候看《成长的烦恼》懵懂地接触了美剧,高中看《越狱》大呼过瘾,大学就有《24小时》、《好汉两个半》、《生活大爆炸》、《宋飞正传》……数不尽的美剧。

离开学校后首先接触到了精酿啤酒,自己在家试着酿酒成功后沾沾自喜,自认为已经跨入了精酿大门的半步,大跃啤酒等精酿酒吧也成了经常光顾的地方,直到最后泰山原浆成了口粮,便宜、好喝、容易买,不再在去买各种贵贵的精酿,今年夏天在网上众筹了小型精酿啤酒机,原计划九月发货但被推迟到了十二月,希望是个好产品,可以自己在家慢慢研究新品了。

有了酒自然就会想到她的近亲烟,但是我又是个不抽烟的人,不知道哪天就突然想到了雪茄,经过一番研究后发现抽雪茄不一定要会抽烟,大喜,到现在接触雪茄也快两年了,娱乐为主抽的很少,不过对这东西也是越来越喜爱了,很多人抽雪茄爱配威士忌,但是我特别喜欢配可口可乐啊。

从《北京折叠》到离开北京

最近《北京折叠》好像很火,我也忙里偷闲找来看了,文章很短,看完并没有什么特别的感觉。

北京两千多万人,有住四合院的官员,有挤地铁的打工者,有天天遛鸟的大爷,也有每天吟诗的书生,人是分三六九等的,虽然钱不是什么好东西,但有钱人了选择就多,没钱了活着就有艰难点。

正好,我这个月就要离开北京回山东了,本来以为自己会有点感慨,但其实也没啥。刚来北京的时候住朋友家,在通州,后来就在附近租了房子,每天上班挤地铁、挤公交,一直向往着老北京的胡同生活,后来偶然找到了现在胡同里的房子,很快就搬了过来。

房子不到20平米,有厕所有厨房有卧室,还有个小院,这就达成了我的一个小梦想:叫朋友们一起来烧烤,真的,这是我从小就有的一个梦想。小院是与另外两位邻居分享的,一位是法国姑娘安蕾侠,我们很快成了好朋友,她也成了我们烧烤趴的常客。另外一位有点复杂,我们刚搬进来时住着一位舞蹈老师,阿姨每晚还会弹钢琴,我们晚上经常在小院支张桌子,点个蜡烛,一边听钢琴曲一边吃晚饭,后来阿姨搬回云南给女儿看孩子去了。之后来一个为了孩子高考搬来的,就住了几个月,也没怎么交流,我们这块正好是北京最好的学区房,离北京几个最好的中学都特别近。现在的邻居也是为了孩子上学搬过来的,一位妈妈和刚上高一的儿子,阿姨很热心,聊天话也多,我们一起包过饺子,她还送我们红酒喝。

对于小院,我最喜欢的就是天台了,刚搬进来时还没有天台,后来有一天,房东直接带着施工队过来了,我们都不知道房东要干什么,2天后天台就搭好了,我在天台搭了顶帐篷来做Airbnb,还认识了不少有趣的人,天气好的时候也会上天台喝点酒或者抽点茄,看着鸽子在头顶一圈圈的飞,很惬意。

然而,我很快就将离开这一切了,是结束,也是开始,路还很长,还要努力!